您的位置:首页 >> 发明信息 >> 节能减排

人类难以承受哥本哈根峰会失败后果

[来源:时代信报] [日期:2010-01-09]

若达成协议 实现减排目标须耗资数十万亿美元 

  峰会必须要有结果 

  负责让此次大会取得成功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事务最高官员伊弗·德布尔表示,一份有意义的协定必须具备4个要素:发达国家必须设定减排目标,到2020年大幅削减其排放;发展中国家必须同意采取措施,抑制本国碳排放的增长;富国必须向穷国提供财务援助;必须勾勒出能实现上述3点的治理架构。科学家表示,要避免气候变化的危险影响,此类减排迫在眉睫。 

  所有上述问题都取得了可喜的进展。但若想达成协定,各国必须克服一些严重的分歧。 

  第一周,谈判代表疯狂地致力于在分歧方之间达成妥协。发展中国家认为,富国在徒劳地尝试逃避全球变暖的责任,它们对此深感愤怒。富国烦恼的是,如果不用承担遏制排放增长的责任,那么快速崛起的新兴经济体将获得竞争优势。美国和欧盟争执不休,互相辱骂对方是在通过削减排放和提供资金“炫耀领导权”。 

  但联合国希望,此次峰会的重要性能有助于各方集中精力。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一直劝说各国政府在哥本哈根“签署协议”。“时间所剩无几了。”他表示:“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的机会和责任就掌握在你们手中。” 

  为了强调会议的重要性,80多位全球各国领导人计划出席此次峰会,其中包括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大多数领导人将在峰会闭幕时汇合,共同签署协议,就连奥巴马也已更改行程,同意在峰会的闭幕式上到场。 

  主持谈判的丹麦环境部长康妮·赫泽高表示,各国领导人的到场应会让协议更有可能达成。“人们有自己固定的立场。”她说:“只有领导人才能给谈判团队新的指示。” 

  如果哥本哈根峰会取得成功,各国明年将努力敲定细节,把协议变成法律形式,呈交国家议会,并形成法律。这一过程会有自身的问题,因为进行详细审视的时候,那些在哥本哈根峰会上可能已暂时化解的分歧会再度出现。 

  如果哥本哈根峰会未能达成强有力的协议,那么各国几乎别无选择,只能明年继续谈判。这种前景让德布尔和许多谈判代表深感忧虑。 

  气候灾难不可逆转 

  然而,官员们私下里承认,这是一项高风险的战略。如果谈判最终未能就关键问题达成有意义的协议,各国领导人将在世界舞台上陷入尴尬境地,可能不会同意明年再次召开峰会。“哥本哈根峰会的失败确实意味着一无所获,因为它将意味着各方对这种多边程序信心减弱,还意味着新的政治要务即将出现。”德布尔表示。“(如果明年继续谈判)我认为只会变得越来越困难,而不是变得更容易。” 

  另一方面,对哥本哈根峰会持乐观态度是有理由的。经济衰退加大了达成协议的难度,因为现金吃紧的发达国家比以前更不愿意向新兴经济体提供资金援助。但这也让减排变得更容易:政府间顾问机构国际能源组织发现,去年的排放大幅减少,为几十年来的首次。该机构首席经济学家法提赫·比罗尔表示:“这是一个(让全球走上低碳道路)的独特机会。但我们必须在哥本哈根达成协议。” 

  主要国家表示乐观。“协议正等着人们签署,”美国气候变化特使托德·斯特恩表示。“艰难但可行”,则是英国能源和气候变化大臣爱德华·米利班德的判断。 

  长达两年的紧张气候变化谈判本周在哥本哈根接近尾声。在诞生了有瑕疵的1997年《京都议定书》的类似谈判过去12年,国际间通力协作应对气候变化开始20年后,各国政府终于准备就温室气体排放拟定一个全球框架了。如果在哥本哈根能够签署协定,那么世界将首次拥有一份真正的全球协议,限制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如果那样,未来几十年内全世界将须花费数十万亿美金巨资实现能源领域、城市规划以及农林业的改革。 

  开始下滑,否则到本世纪中叶,全球平均气温的升幅可能会超过2℃。科学模型分析显示,这种幅度的升温将带来不可逆转的灾难性气候变化。专家表示,干旱、洪水和饥荒将随之而来,然后是大规模的人口迁移,最终引发冲突。 

  企业和世界经济也会受损。一些国家(例如欧盟各国)将推行自己的规定,但如果没有一个全球框架,企业将面临一系列彼此相左的国家标准。保护主义将获得支持,法国和美国等国家的政治家已提出可能做出“边境税调整”,对来自不服从碳规定的高排放国家的进口产品实施惩罚。 

  减排资金难以落实 

  各国近期用于改善气候的具体财政计划,是哥本哈根大会上讨论最为激烈也最难达成一致的议题。一些贫困国家提出,工业国家经济实力更强,排放量也更大,应当向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国家提供援助。援助款将主要被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改用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以及修建防波堤、重新安置沿海居民等应对气候变化的举措。此外砍伐或焚烧树林将受到限制,援款也将用于对森林拥有者的补贴。 

  工业国家只同意在未来3到4年内每年援助100亿美金,与数千亿美金的期望相去甚远,而具体每个国家援助的数目、援款应用于哪些项目、由谁监督款项的支出等,也是各方争论不休的题目。 

  奥巴马发言人称,美国愿意支持发展中国家,在许多多边谈判中都承诺了1/3到1/4不等的援款份额。而大部分投资将来自民间而非政府,美国政府为2010年度划拨的气候相关事宜款项只有12亿美金。而根据美国众议院于今年6月通过的气候能源法案,截至到2030年,美国将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总额约80亿美金的援助,这个数字即是美国政府出资的上限。 

  发展中国家哥斯达黎加的代表则表示,目前援助100亿美金作为快速启动资金是足够的,但到2020年时,则应当有800亿到1500亿美金的援助。与发达国家为应对经济危机向企业提供的紧急援助金相比,这个数字微不足道,而援助则迫在眉睫,“许多小的海岛国家只要再发生一次气象灾害大概就消失了。” 

  欧盟和美国气候工作基金会联合发起的公益项目“催化剂计划”的工作是促成哥本哈根大会的重要动因,根据该项目工作人员的详细分析,到2020年为止,发展中国家将需要大约1000亿美金的款项用于应对气候变化。欧洲已经在实行限额排放和许可证排放机制,美国也正在酝酿同样的计划。而由于排放总量限制的加强,碳排放许可的价钱也将随之上涨,一些国家将直接将这笔钱输入发展中国家。此外对燃油征收的税款也是一大资金来源。 

  减排进程代价高昂 

  减排进程也将付出高昂的代价,尽管一些研究(包括具有里程碑意义的2006年《斯特恩报告》)已显示,如果减排成本为国内生产总值的1%至2%,将会远远低于气候变化所造成后果的成本,提早行动的成本将低于拖延采取措施控制碳排放的成本。 

  国际能源署的最新评估显示,仅仅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改革计划,就要求在2010年到2030年之间追加超过10万亿美金的投资。 

  《纽约时报》评论说,这听来是很大的数目,但在全球经济输出总量中却只占很小一部分。而且新生产业创造的经济效益、生活水平的提高、更安全的能源供应以及气候危机大大减小也将令这笔投资绝对超值。 

  德意志银行的全球资产管理总监对此评价道:“人们总是在担心花费,却不考虑保护环境和提高能效,而这些往往很容易就可以实现。他们看不到无所作为的后果,看不到人类灭绝的前景。”

 

通知公告
协会动态